全民小说

我的老公有前科 封面

我的老公有前科txt全集下载

作者:废人

分类:言情小说

星级:

状态:完结

大小:334 KB

更新时间:2010-12-29

小说简介:

小说阅读网“05之冬原创文学大奖赛”大赛获奖作品
一则不起眼的新闻:香港拍卖的一鼎二釉,出自于战国春秋,是国家重量级文物,难怪出手一亿多港币。
试阅
浦东新区刑警局的黎明,黑暗暗静悄悄。唯独值班室还有声有影。窗外,野猫发出断断续续的叫春声,四长一短。窗户上,明亮的灯光印着一个窗花似的剪影:像是一个美人,高挑匀称的身材在背光下,烘托出头戴着耳机聆听的英姿,一动不动。窗内,这窗花是一个实在的大活人,她是值班刑警冉惠美,年许二十四,“窃听”的神情很专注。不要误会,她不是在值勤监听任务,而是在“偷听”网上聊友在聊天,而且这聊友是一对未脱童音稚气的叫春男女。照说她早过了怀春叫春的年龄,只是这时节静悄的太寂寞,叫她跟这一对不甘寂寞的男女叫上了劲。
耳机里女子的声音:“……我见多了,我生命中的男人全都不会带给我什么安全感,他们总在给了我一些东西后离开了我,没留下一点余痕。”男子:“也许你找的白马王子太帅气,就像我找的白雪公主太靓一样,没几天就跟你拜拜了,整的我好惨啊!”女子:“那应该找一个丑八怪,不需要太英俊,只要他对自个太奴隶是不是?”男子:“不,那不叫奴隶,是对自儿个的理解。”女子:“是吗?他的信箱里塞满了女孩的信件,他传呼里满是女孩的留言,我也该对他说:我很理解你?”男子:“我回答不了你。只觉得好文学好新鲜!”女子:“谢谢!这短短的几个字,抵得上琼瑶奶奶好几部大部头。”
天色鱼露白,刑警孟和平走进值班室,说:“邦德女……士,我接班来了!”“窗花”头一偏,并没有回答他。她长得并不是特好看,虽说很是耐看,但一身宽松的警服,丝毫看不出她邦德女郎在哪里。岂不知,局里的同事敢这样称呼她,决不因为她从事与007相仿的侦探工作,而是她平日很少穿戎装,像衣服架子的身材挂啥衣服都显山显水,而且与众不同,一台黑色便携式电脑手不离手,一辆白色挂警笛的摩托车脚不离脚,一对能盖住半边脸的耳机头不离头……
和平以为她听入了迷,说:“喂,你这个网虫网了一夜,也该回家睡个好觉了!”惠美这才伸了一个懒腰,摘下耳机,收拾好便携式电脑,轻哼:“我就不信邪,我的白马王子就得上镜!”在《值班记录薄》签上名字,跟和平点头之后,扬长离去。和平竟一时摸不着头脑,嘀咕道:“上镜?真是,邦德女郎!”
脚一往地上一蹬,惠美连同她的坐骑停在一条老式的弄堂里尽头。这条弄堂又短又窄,被几栋高大的商务楼包围着,侥幸没有被拆除。她推开了石库门岁月斑斓的木头大门,迎面是一个还算开阔的天井,除了中间的走道,天井里是泥地,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草。有几个老太婆在天井边做清洁,有的在倒马桶,涮痰盂,都把眼睛落在她身上,好像她是星外来客。她头带耳机,手提着手携式电脑,腋下挟着一摞报纸,突然停了下来,那模样和神情,乍一看,还真几分星外来客的酷劲儿。
原来,她耳机里正在播送新华社一条消息:中国东方集团香港公司,在香港“明为拍卖行”举行的文物拍卖中,志在必得,压倒群芳,以九千五百六十万港元重棰定音,买下三件流失在国外的一级文物。据专家透露,这三件文物是出自战国春秋的一座窦鼎和二件陶釉,是国家重量级文物……
有的老妪跟惠美打招,得不到她的回报,露出悻悻之神态。惠美略有察觉,拉下耳机,歉意冲她们一笑。老妪甲冲她笑:“惠惠,你为咱老百姓……保驾护航,又辛苦了一夜!”
“伯母们早!”惠美白牙一闪,说,“吃这碗饭,再辛苦是应该的。”待惠美的背影一消失,一个老妪悻悻道:“哼,谁知她值的是什么班?”另一老妪嘴一敝,说:“可不,多打脸,还挺胸蹶臀的!”第三个老妪似乎对惠美有好感,她打着圆场,说:“咋的,要人家青春姑娘,像你老菜帮子上样,‘鞠躬尽瘁’?”
“才不哩!我是说——”老妪甲拉长声音,说,“该死的……胡同,晚上人挨人的挤,白天格外冷清。”
“这倒是说到了点子上。”对惠美有好感的那个老妪说,“唉,上海人这几年也成了怪物,晚上成了精,个个都是夜猫子,大白天却赖在被窝里,做懒鸭子。”
“这就叫,搂腰抱颈嘴啃嘴,暗处的事明处干,晚上的睡觉白天干,亮处的事黑暗里干。”那个爱附和的老妪说,“可不,听说她那老不死的父亲,整夜整夜还搂着小蜜哩!”
这时,惠美走完了又高又陡的楼梯,打开了一扇门,见书房仍亮着灯,烟雾从后间弥漫到前客堂,就走进去与五十多岁的男子搭肩勾背,说:“老爸,又搂着你的‘小蜜’坐了一夜?”她老爸叫冉文庆,是上海作家协会的专业作家。
“小蜜?好好,你形容得好,电视剧就是你老爸最亲爱的小蜜!”文庆没有写书,却在看书。他抬起熬红了的眼睛,亲昵说,“你也不是这样的吗?中央首长的作习时间,晚上工作,白天睡觉!”摁熄了烟屁股,把一本书慌乱塞在报纸下。这小偷般的动作,惠美自然看在眼里,心想,老爸太呆子了,这种不入流的三爪猫功夫,岂不是在鲁班面前班门弄斧?然而,她不动声色说:“值班是我份内的工作,也仅仅是偶然现象。你却是长年如此,小心我妈与你背靠背。”文庆自慰说:“为了你,老爸这样辛苦,你妈妈她能理解我。”惠美眼珠子一转,说:“起码,我对你就不太理解!书呆子,穷作家,图啥?”
“撸钱!你老爸是专业作家,除了有固定收入外,还要有丰厚的稿酬。”文庆说,“社会上都说作家穷,这是老黄历。如今啊,没本事的人随便干什么都穷。”惠美说:“老爸,我明白,你又在鼓动我,镥钱就是本事的代明名词。”
“这是咱上海人的最普遍的观点。”文庆大言不惭说,“就说我这‘小蜜’,写一集下来,二万三万就到了手。”

Tags:老公 前科

小说下载错误报告

相关小说

发表书评